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老师教育博客

点燃激情,传递梦想,让激情成就梦想!

 
 
 

日志

 
 
关于我

中专生,副教授,名虽扬,实不够。秉承:知足常乐,生活上知足、学习上不知足、工作上知不足,生活上将就,工作上讲究。信奉:好人自有好报,拙人天生勤奋。倡导:日事日毕、日新日高,计划自己的工作,工作自己的计划。留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坚持:自己能干的事情决不让其他人去干,一个人能干的的事情决不让两个人去干,今天能干的事情绝不拖到明天。工作中坚持: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流汗流血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一生坚守“珍惜、放心、感恩”的理念,点燃激情、传递梦想,只有激情成就梦想。

教育部长袁贵仁:新官上任火未烧,民间期待焰已高  

2009-11-19 09: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贵仁:教育改革期待“贵人”-陈进红

 2009年10月31日,新华社的两则消息引起非同寻常的震动:曾多次向温家宝总理发问“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辞世。这一天,年届59岁的袁贵仁被任命为教育部部长。这两件因时间而巧合在一起的事件,让教育改革再次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

 中华民族,是最注重教育的民族,如今,是教育痼疾重重、亟待解决的时代。在这种情势下,共和国其他任何一个部长的易人,也许都难以与教育部部长更替引发的震动相比拟。公众前所未有地关注起新任教育部长是何人,有着何等的经历,将带来何等的履职报告。

 中学教师、人学学者、大学校长、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这四重身份,更吸引着人们探究的目光:他将如何展开教育治理思路?人们对履新的袁贵仁铁腕改革,整治沉疴寄予了极大的期望。新部长任命仅三天时间,人民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专题点击率高达10万次,网友的留言、建议达600多条。上周,一次“你对新一任教育部长有何期盼”的网络调查中,参与的网友有17万之多,从幼儿园教育一直说到大学,拉拉杂杂,排山倒海,似乎要把教育的所有问题一股脑堆到这位新任部长面前。11日,又有11位教授联合“上书”,以“钱学森之问”为题,直面“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教育问题。公众对袁部长的关注还在持续升温中。

 人们用他名字的谐音,赋予他一个沉甸甸的使命——期待袁贵仁成为中国教育改革的“贵人”。

 要培养如钱学森一样具有创新精神的杰出人才,进一步解决教育公平公正问题。走马上任的袁部长必须如他自己所言:“从教育这个源头抓起。”

 袁贵仁:从乡村教师到教育部长

 10月的最后一天。新华社一则不足百字的消息引起非同寻常的震动。连任教育部部长达6年的周济,在他第二个任期过了一年半的时候,把中国教育发展的接力棒交给了担任副部长已8年的袁贵仁。

 谁是袁贵仁?在这则消息传开来之前,很少有人知道这一问题的答案。袁贵仁现年59岁,他的职业生涯从未离开过教育领域。从19岁起,他就在家乡安徽省固镇县担任中学教师。固镇县王庄中学校长高正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直到1978年,袁贵仁顺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才离开了王庄中学。毕业后,袁贵仁留在北师大任教,1999年担任该校校长。2001年,袁贵仁被任命为教育部副部长。

 乡村中学教师、人学学者、大学校长、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这四重身份,吸引着人们探究的目光:他将如何展开教育治理思路?

 贫苦出身

 袁贵仁的家乡,在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王庄镇南屯村,这是中国中东部省份一个人口不多的小村庄,袁贵仁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青年,整整28年的时光。

 在本村读了4年小学后,袁贵仁和他的同学们,每天步行两公里,到镇上的小学、初中,继续学业。在南屯村,袁家并非富裕之家,父母均是农民,袁贵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乡村,计划经济统筹着生活,人们在生产队里劳动,记工分,统一到集体食堂吃饭,仅有的货币来源,是靠卖鸡蛋和家里养的猪和羊。袁贵仁每个学期的学费是4块多钱,家里要卖掉200个鸡蛋,换来这笔学费。

 40多年后,袁贵仁的同乡好友肖振宏回忆起那段时光:“在学校里,袁贵仁表现优秀,门门功课都是第一,作文更是好,经常被当作范文。”除此之外,袁贵仁还喜欢打篮球,并且打得不错。袁的钢笔字也写得漂亮,被同学当作字帖临摹。

 1965年,15岁的袁贵仁升入固镇县一中,次年,文革爆发。固镇县中学停止了正常教学,学生们返回家乡劳动。回到南屯村的袁贵仁,并未放弃读书。“他经常背个大书包,到学校的图书馆借书,我们就凑到一起看,看完他还回去,再背回来一书包。”肖振宏说,村里坚持念完初中和高中的只有4个孩子,其中包括他和袁贵仁。

 那时候,袁贵仁和朋友们的阅读兴趣,是小说和鲁迅的作品。对文学的热爱,也贯穿了袁贵仁的一生,他的博士生王律评价他,“除了看书,好像没有特别的爱好”。

 至今,每次回北师大,袁贵仁都要到学校周边的书店逛逛,“课堂上,他可以随口说出最新的书籍,推荐给大家”。

 乡村执教

 1968年,袁贵仁高中毕业,命运并没有给酷爱读书的袁贵仁继续学习的机会。

 此时,中国已取消高考两年,他唯一的出路,是回乡务农。在中国,和袁贵仁有同样命运的人,被称作老三届(1966年至1968年三年中毕业的初、高中生)。这是中国的教育政策第一次不可抗地作用于他们的人生。

 在这样的人生分岔路口,将袁贵仁拉回到“与书为伍”道路上的,是王庄中学老校长。“我们学校老师都知道袁贵仁,他不仅是我们校友,还曾是我们学校的一名优秀老师。”固镇县王庄中学现任校长高正升告诉记者,1969年,时任学校领导找到年仅19岁的袁贵仁,希望他回到学校任教。很快,袁贵仁接受邀请,回到学校后担任中学教师,教授语文课。“他的很多学生现在都已经五十多岁了,和他年龄差不多。”高校长说,袁贵仁在学校教书时,非常优秀,曾荣获过安徽省优秀教师称号。

 1972年,因教学成绩突出,袁贵仁获得了到县师范进修的机会。1976年,仍然是因为表现优秀,他被借调到五七大学担任政治老师。

 这种在童年和青年期亲身感受到的中国基础教育现状,让袁贵仁对中国教育的现状有着深刻的体察。他最能理解一个好的、公平的教育制度,对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哲学视野

 1977年,袁贵仁的人生迎来新的转机,取消了10年的高考制度在这一年恢复。几乎没有犹豫,袁贵仁便开始复习。

 那是一段历经艰苦而重新获得希望的美好生活。虽然艰苦,却充满激情。他把公式贴在墙上,每天背诵。爱人给他送来葱油饼,还用煤油炉煮面条。

 报考大学之前,袁贵仁想读哲学。袁贵仁各科成绩都很优秀,从不偏科,语文成绩更是优秀,作文从来都是范文。袁贵仁认为:“学哲学可能更有意思,它可以融汇所有的学科,更有高度。”

 最终,袁贵仁以400多分的成绩,如愿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攻读马克思主义价值观专业,之后又完成硕士学位。毕业后,他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此后历任该校社科处处长、副教务长、副校长、党委书记、校长。2001年,袁贵仁被任命为教育部副部长。

 在北师大读书期间,袁贵仁专心于学术研究,硕士期间有多篇论文发表。他的研究领域,从哲学的认识论,发展到价值论,再专注于价值论中的人学。“价值论的人学,就是关注人的价值是什么,以及如何实现,这或许正是目前中国教育的最核心问题。”他的博士生王律说,在国内,袁老师是这个学科的先驱和第一梯队的研究人员。

 而袁贵仁的哲学家气质,在任职教育部副部长的8年中也有所展现。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为了公开》一书中对这位老领导的评价是:对新闻宣传的指导与部署多少都带有些哲理色彩。

 他会把自己读《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中国教育报》的感想与评点,送给新闻办参考;还会赠书给部下,鼓励“多研究些问题,多深入思考些问题”。

 把脉教育病灶他多次发声

 网友认为,袁贵仁曾任“中学教师”的经历难能可贵。而这位昔日的中学教师,如今的教育部部长,也确实如网友所愿,对中国义务教育的病灶了如指掌。

 摆在袁贵仁面前的中国教育,常遭舆论诟病:素质教育难以落实,教育公平欠缺,学术造假案频出,高校腐败屡有曝光。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每有积弊爆发,袁贵仁都会发出声音。

 2002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反思刘海洋伤熊事件,不能把全部责任推给大学。他希望“通过此事把素质教育向前推进,使我们的孩子真正成为健康的人”。

 在2004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工作会议上,袁贵仁指出:“考试管理已经到了非抓不可,非狠抓不可的时候了。”他强调要切实遏制高校招生中的不正之风,绝不允许搞“考场腐败”。

 同一年,他还表态:加强学术规范与学风建设,既要靠完善学术激励机制,还要靠建立健全学术惩戒机制。为此,要尽早拿出《关于惩治学术不端行为的意见》,作为各地各校处罚学术失范的基本依据。

 2007年,在谈及治理教育乱收费问题时,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袁贵仁曾这样概括:“穷国办大教育”依然是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教育投入依然严重不足与教育事业应适当超前发展之间的矛盾,优质教育资源匮乏,学校之间的差距大与广大群众期盼教育公平、接受高质量教育需求之间的矛盾,义务教育发展现状与广大学生家长为子女接受教育的选择性需求之间的矛盾,必须在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加快教育发展中逐步解决。

 此前一年,袁贵仁在出席《教育家成长丛书》出版座谈会上说,“择校”其实是择教师、择好教师,突出反映了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需求与供给不足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的根本出路,在于建设德才兼备的高素质专业化的教师队伍,发展高质量的教育。

 他曾在《经济日报》上撰文指出,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前提、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础。要缩小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和学校之间的差距,有效解决择校问题、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切实实现教育的起点公平。

 至于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推进素质教育,“我们可以多用几把尺子来衡量,多一把尺子,就会多一批好的学校,就会多一批好的教师,多一批好的学生。”他说。

 而对于高等教育发展,袁贵仁在北京师范大学工作的20余年间,对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思考颇多。他曾撰文倡建现代大学制度,在政府的宏观调控下,大学面向社会,依法自主办学,实行民主管理。他认为,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基础在大学,关键在政府。政府要鼓励、支持大学改革和制度创新,而不是助长大学千方百计地去争取“免费午餐”。

 而在进入教育部任职后,袁贵仁的观点更掷地有声:“建设创新型国家,必须培养创新型人才,实行创新性教育,建设创新型学校。”

 民间考问新任教育部长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对于袁贵仁来说,自己的火还未烧起,民间对新教育部长的殷切希望就已经火焰高涨了。

 教育部长:新官上任火未烧,民间期待焰已高

 中国教育改革的呼声已经喊了很多年,但至今仍未如人意。只要一说起教育两字,摇头叹息者得占多数,每一个关心中国教育的人都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建议想提,这或许也正是国人关注到底谁来执掌教育部的原因所在。

 10月31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免去周济的教育部部长职务,任命袁贵仁为教育部部长。这一消息引起公众高度关注,当天,人民网就开设了《我给新教育部部长递个话儿》的栏目,引来众多网友留言。

 同期开展的“你对新一任教育部长有何期盼”的网络调查,更是在短短一周时间就有17万网民点击,纷纷提出自己对新任部长袁贵仁的期盼。11月11日,来自安徽高校的11名教授又联合发表了一封致袁贵仁的公开信,敦请新部长能重视“钱学森之问”。

 看来,几十年职业生涯从未离开过教育界的袁贵仁,被每一个关心中国教育的人们寄予了厚重的期望,期盼在他任职期间,中国的教育改革能有所起色。

 17万网民:网上留言寄予新部长5大期盼

 在人民网的《我给新教育部部长递个话儿》的留言中,有网友自称自己为袁贵仁的“粉丝”。广东韶关网友谭福说,他珍藏着新部长写的《论人的全面发展》,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教育家。他的问题是“我国什么时候才能全面普及12年义务教育?”

 网名叫“唐剑”的大学教师说,目前的大学,衡量一个老师的好坏不再看他能否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而是看科研成果。科研成果考核却又被量化成看你发表了多少篇文章,接了多少个课题,为此他很苦恼。

 不少网友称,他们也知道这些问题都是综合问题,不是教育部和教育部长一人能解决的,但“即便如此,我也希望在您的任上,通过教育界同行的共同努力,这些问题能够得到很大缓解”。

 而在关于“你对新一任教育部长有何期盼”的网络调查中,有近17万网民参与了投票,综合来看,人们对袁贵仁主要有五大期盼:1、给孩子们减负,整顿变态的奥数;2、提高教师经济和社会地位;3、解决打工子弟异地上学,实现教育公平;4、整治乱收费;5、惩治教育腐败。

 对于这五大期盼,袁贵仁在11月7日用“三个非常”进行了公开回应:“最近由于我和周济同志工作变动,社会各界包括广大网民都非常关注这件事情,提了许许多多的意见建议。我认真阅读了这些网民的意见和建议,非常受教育,非常受启发,也非常受鼓舞。”

 在谈到网民期盼之首的“提高教师素质”问题时,袁贵仁说,首先要严格把好教师队伍的“入口”关,而对于已经在岗的教师则要做好培训提高,对于实在不能胜任岗位的教师要合理安排。

 11名教授:敦请新部长直面“钱学森之问”

 11月11日,刚刚对网民期盼进行回应没几天的袁贵仁又收到了新的“礼物”——来自安徽高校的11名教授联合署名在当地《新安晚报》发表了一封致袁贵仁及社会各界的公开信,呼吁新部长直面“钱学森之问”,早日求得答案。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辞世后,留下了著名的 “钱学森之问”,这问题也久久拷问着每一个国人的心。

 公开信一出,在袁贵仁还未回应之前,就先在网上引起了网友的质疑甚至是批评,说这些教授是在沽名钓誉。最后,又有媒体调查证实这封信是《新安晚报》策划的一个活动,报社先拟了初稿,然后由教授们修改再签名的。

 对此,联名公开信的发起人之一、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新闻系副主任沈正赋教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他们这11名教授,只不过是扮演了一次“代言人”的角色,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去思考“钱学森之问”。“钱老走后,社会上掀起了一波关于他的浪潮,有更多的人开始思考钱老留下的疑问;教育部长易人,新任部长正在不断征集包括网民在内的各方意见,我们也希望而后能有一场大的变革。”

 对于作秀的说法,沈教授说“别人怎么说,我们是管不了的。但我不能同意。炒作至少是恶意的、功利性的,而我们则只是出于一个知识分子的良心。”沈正赋教授表示,公开信的目的是呼吁大家共同关注“钱学森之问”,关注教育改革,而非提出问题和解决办法。

 在沈正赋看来,目前的教育制度存在很大的弊端已是不争的事实,应试教育、学术腐败、论文抄袭等等,早已让国人痛心疾首。“改变这种弊端,绝不单单是依靠高校就能完成的,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中学,甚至于毕业后社会与人才的对接,不把整个链条弄清楚,仍然无法回答钱老的疑问。”沈正赋说,“钱学森之问” 绝对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回答的,各个阶段的教育人士,以及关注教育的国人都应该为之思考对策。

 另一位署名的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芮必峰教授则说, “如果我们认为一封公开信能够解决什么问题,那也太天真了。”

 两名教授均表示,虽然公开信成稿自己参与不多,但对此行动很赞同并且支持,公开信内容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有批判,表示大家都很关注教育的改革。”新安晚报总编办助理曹海峰表示,他也看到了网上的一些批评。“我们的公开信就是想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唤起社会的关注,来探索解答这一疑问的途径。”

 履新一周:新部长提出义务教育新目标

 在民间期待日益鼎沸的同时,履新已近半月的袁贵仁,开始陆续提出自己关于教育改革的观点。

 11月6日至7日,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河北省邯郸市召开,袁贵仁出席大会并发言,他提出了义务教育工作的新目标是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这是袁贵仁首次就教育问题的宏观目标进行表述。

 袁贵仁表示,中国要把义务教育作为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中之重,之前是把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作为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接着他特别提到,要把均衡发展作为义务教育的重中之重,要努力实现2012年义务教育区域内初步均衡、2020年区域内基本均衡的新目标。

 袁贵仁不仅提出这一新目标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而且还提出了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5个重点环节。其中包括,把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要以县域内实现均衡为工作重点,大力推进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加强队伍建设,均衡配置校长和教师资源,加大义务教育阶段校长和教师的培训、交流力度;提高教育质量,促进广大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谈到网友对教育工作的大量意见时,袁贵仁说,群众有些地方不清楚,有疑问也是正常的,“教育部门应多做一些解疑释惑”。这位新任教育部长同时相信,教育管理者“耐心听”, “然后把工作做到家”,就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但对于11名教授敦请部长直面钱学森之问一事,截至目前,袁贵仁还尚未对答。

 11位教授致新部长的公开信

 尊敬的袁贵仁部长并全国教育界同仁:

 钱学森走了,又一颗巨星陨落了。我们深切缅怀钱老,缅怀他的科学精神和崇高人格,还有他的那句振聋发聩的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只有直面这个疑问,才能为目前中国教育存在之种种问题寻求真正的解决之道。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面对前来探望的温家宝总理,钱学森多次提出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疑问。我们认为,钱老的疑问,也是所有教育工作者的疑问,是社会各界对中国教育的疑问,是一个伟大民族必须直面的疑问。

 从1904年癸卯学制颁布、1905年废除科举至今,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已逾百年。从1977年重新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制度至今,中国当代教育的改革已经有30余年。应当说,积30余年来的发展和改革,我国的教育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为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强劲的动力。但是,不能回避的是,今天的中国教育同样存在着许许多多让人痛心疾首的问题,有些问题甚至是深层次的。例如应试教育、学术腐败、论文抄袭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问题,正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难以突破的瓶颈。

 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一次讲话中说:“当前,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应该清醒地看到,我们的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温总理的感叹,源于对中国教育深层次问题的忧虑。缺乏人才长远规划的短视行为,以及由此产生的扭曲的考核评价和选拔机制,怎能催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怎能让创新之花盛开、创新之树常绿?

 中国要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要实现文明、民主、富强的现代化目标,绝对离不开先进的、现代化的教育,绝对离不开一批又一批杰出的、真正的知识分子。是时候直面“钱学森之问”了,中国需要建立新的教育哲学和教育理想,需要形成新的教育发展战略和目标模式,需要推进以体制改革为中心的教育改革。

 眼下,袁贵仁部长刚刚走马上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正在制订,这时候,我们需要一起来面对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我们一起来深思、来解题。

 我们坚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解开这道题,一定能找到一条光明的路,中国的杰出人才也会由此不断涌现。这一天的早日到来,便是对钱老最好的缅怀。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